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uimohua欢迎你,来访的朋友!

生之韵律,人类永远的追求.

 
 
 

日志

 
 

"星河杯征文"清明雨[原创散文]  

2008-03-06 12:43:22|  分类: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星河杯征文清明雨[原创散文] - shui mo hua - shuimohua欢迎你,来访的朋友!         

    曾经,重庆的天气除了七,八月有一段开朗的日子,春秋季节都是经常的绵绵细雨,下得人心里象发了霉似的。

    但每逢这种天气,心里又油然生出“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的诗句来。这诗令我忆起过世多年的父亲,因为这诗句最初就是从父亲口中听来的。

    记得是文革中武斗最凶的那年,工厂停工,学校停课,商店停业,机关停止办公,一切都被这“史无前例”的“大革命”弄得来停滞不前。只有地球照样按自己的规律转动,风云雨雪按自己的时令演变。当时,我失学在家,父亲所在机关瘫痪,父女俩比往日多了些相处的时间。已上高中的我,还做着自己的大学梦。因为喜爱文学,就尽量搜寻中外名著来读。《红楼梦》`《复活》`《安娜.卡列宁娜》`《白夜》`《堂.吉珂德》......都是那时读的。自己又把能找到的语文课本中的古代诗词佳作抄录成册;反复阅读鲁迅作品,摘其精辟辞句辑录成册并写出读后感。就这样充实自己的梦,排遣当时什麽也不能干的烦乱心情。

    那时,我家已被红卫兵抄过,父亲可读的书就剩几本马恩列斯毛的经典著作和孩子们上街收集回来的文革传单及小报。父亲想走动一下的时候,就端着他的茶杯,来到我住的卧室兼饭厅的大房间,和我聊聊。当时,我家在大田湾体育场后面,市中心血库旁边,好似半城半乡的市区边缘地带。一天,正值清明前后,潇潇洒洒的雨下个不停。我读了一阵书,正靠窗远眺,那大路上来往着稀稀疏疏的行人车辆。父亲端着他的茶杯踱进来,口里念着“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我一听,顿觉窗外的景色有情致了。赶紧问父亲:“伯伯,你念的啥子哟?”(因我幼时多病,怕养不大,按习俗称父亲“伯伯”。)父亲又有韵有味的念了一遍。见我很感兴趣,就又对我说:“这是千古名句,后人把它重新排列一下,就成了长短句。我读给你听,你看前后有何不同?”于是又念道:“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当时的我只觉得这诗写的挺美,在心里多诵几遍,把它记住,至今不忘;因为没有生离死别的经历,对这首诗表达的祭奠悼亡之情却毫无体会。

    如今父亲离我而去经年,心里留存着失去父爱的酸楚,所以一遇到这种天气,心里就会涌起幽幽思亲情。

   父亲出身农家,当过放牛娃,做过药铺学徒;后在重庆江北城陆军将校学堂与解放后的南京第一任市长刘伯承(十大元帅之一)同学,护国运动中坐过袁世凯的大牢,大革命中带川军入广东讨伐过陈炯明,国共合作期间在重庆由刘伯承介绍加入中共(为跨党党员);后来在川西某县任县长,保护过搞地下工作的曹荻秋;在刘邓进军西南时受命策反,策动成都外围大兵团起义,为和平解放成都立了一功。解放后从西南军区司令部高参室转业到重庆市政府某机关,一直备受党和国家关照,到文革才被揪斗挂黑牌。

    父亲一生参与过不少历史大事,经历过大风大浪,更体验过贫穷与富裕生活的大起大落,却农民子弟本色不改。

    他正直豪爽,只要自己有,凡亲朋有所求,必欣然给予。解放前,他就资助过不少穷学生成才。这些人多有出息,立业成家后都小有名气,不少人跻身高级知识份子行列,解放后时有来往至今。

    他政治上是非分明,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记得文革中,上海有来人调查曹荻秋,要给其定性为叛徒,他们歪曲父亲的原意,要父亲在外调材料上签字,卧病在床的父亲不顾来人威胁,坚决拒绝签名。就因为他这种品格,文革中父亲被关在重庆药剂校管训队时,对别人的诬陷不实之词,坚决不与苟同而被打落门牙。他一口整齐的牙齿就此缺了一颗。

    当他从管训队回来后,我一见他缺损的牙齿,就想起我换门牙时,缺了很久不出,父亲笑我“狗窦大开”,我还生气不理他。他缺的这颗牙既长不出来,更使人笑不出来。

    父亲坚毅而能经受磨炼,从不怨天尤人。文革结束时,父亲从管训队出来已是快八十的人了(那时80岁的人少见),虽经政治打击,物质生活又差,但因年轻时就从军(基础体质好),有强健的体魄,还能独自出门,乘公共汽车到市委统战部参加学习座谈。那时因极左路线的影响,他有乘小车的级别却不能给他派车,历史也未进步到有出租车的今天;我却从未见他对此有过不满。

    我见过父母亲订婚典礼的照片,年轻时的父亲是很英俊的。标准的长方脸,高直的鼻梁,轮廓分明的嘴唇,不大不小的眼睛,浓黑的眉,挺直的身躯,合体的黑色西装,不比当代的俊男少多少魅力。尤其是他在旧上海黄浦江边的留影更给人丰富的联想。海风掀起他大衣下摆,抚弄着他的黑发,他风华正茂的神采是许多现代青年所缺少的。

    父亲很爱他的儿女,但从不溺爱,教育子女很正统。三年自然灾害 ,大哥因想家,想从外省辞职回家,说“回重庆拉板车都行。”父亲坚决不准,说是“好男儿志在四方”。文革中,因为阶级斗争形势所迫,大哥又来信要父亲“认真反省自己的历史,不要站错队。否则,断绝父子关系”。后来的历史证明,大哥在这两件事情上都有偏颇,可父亲却从未为此斥责过我哥。

    父亲不是伟人,但又确实不是很普通的人。他的经历是社会历史的一部份,他的品格就是他给我们的宝贵遗产。

    我很幸运我有这样的父亲。我很幸运自己是在成年成家有了女儿后,享尽有父亲的好处才失去了父亲。我也很幸运地在医院守护过临终前的父亲,亲手抚慰他安然瞑目,尽到了做女儿的一份心。

    今又清明,久别的父亲又入我梦。我想,父亲定然一直在关注着我,护佑着我。

    放心吧,父亲,相信女儿一定会平安一生。

 

                                                                                                               2008。4。4。(清明日)

星河杯征文清明雨[原创散文] - shui mo hua - shuimohua欢迎你,来访的朋友!   

  评论这张
 
阅读(331)|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