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uimohua欢迎你,来访的朋友!

生之韵律,人类永远的追求.

 
 
 

日志

 
 

先辈轶闻——《璧山县辛亥夺印记》  

2011-05-02 10:15:36|  分类: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璧山县位于重庆市主城区西面,单边路程仅需步行半天。璧山虽然距重庆不远,但是在清朝末年,交通很是不便,且环境闭塞,与外界通讯极为困难。

公元1911年(即辛亥年)8月,家住璧山县狮子场大屋基的农家孩子吴兴志(报考重庆蜀军将校学堂时更名吴克雄),时年十八岁,因家境贫寒,耽搁了学业,才刚刚读完高等小学堂的第四期(大致相当于初中二年级)。他经常黎明即起,扛着扁担到重庆的棉花街去买棉花,傍晚挑回家中,让当弹花匠的父亲加工成棉絮,赚几文钱贴补家用。有一天,他放下棉花担子,提着水桶,到井边汲水,冲洗汗水,解除暑热。冲洗毕,他走过草房农舍门前的晒谷场,在暮色中,就看见一个身着白色短衫长裤的人从田间小道上走来;来人渐近他才看清这人是自己的三哥吴咏南。

吴咏南是吴家卖掉两亩田,筹足学费,着力培养出来撑门面的读书人。他毕业于四川省师范学堂,现任璧山县预备中学堂学监,兼任教员。学校放了暑假,他回到家中。弟兄二人打过招呼,便一同进屋,与父母弟兄姐妹相见。晚饭后,吴咏南对吴兴志说:“老五,我们端根长板凳到门外的晒坝里乘凉,我要给你摆龙门阵。”

兄弟二人来到晒谷坝上,并肩而坐,几缕晚风吹过,带给他们丝丝凉意,让吴兴志感到了兄长的亲切。吴咏南问他:“老五,你说我们家过的日子咋样啊?”“咋样——全家七、八口人靠爹种两亩五分地,再弹点棉花挣钱来吃饭,虽说饿不死,日子还是苦哟。有钱有势的人还时常来欺负我们。就说三年前吧,狮子场上的武举人王维周以办团防防土匪为名,要我家出钱,家里没钱,便强抽我当团丁,我才十五岁哟,人又不高大,在操练的时候,天天挨打受骂,逼得我想跳河自杀。唉——现在你读了通省师范回来,给我们家撑得起门面了。”“老五,凭我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够的,像我们家一样的穷人还多,只有把王维周这样的歪人压下去了,我们才不会受气。”“他有钱有势,咋个压得下哟?”“只要把满清皇帝推翻了,这些歪人自然就歪不起来了。”“啊!推翻满清皇帝呀,那是要满门抄斩的哟!”“老五,不用怕,你听我慢慢说。我在成都通省师范学堂读书的时候,经我的同学吴玉章介绍加入了同盟会——就是社会上人们常说的革命党。同盟会的政纲是‘ 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革命党发动的大革命一定能推翻满清王朝爱新觉罗氏统治的君主专制,建立中华民国。然后选举孙中山为民国大总统。”吴兴志听了这么多新鲜的话,顿时热血涌动,说道:“太好了!就是不晓得咋行动?” “只要你有胆量,我就教你咋个办。我从成都回重庆的时候,吴玉章交待我回来要跟重庆同盟会挂上钩。重庆的同盟会负责人杨沧白、张培爵、石青阳和夏之时等人,派我回璧山发展革命力量。”“你咋个办喃?”“我正在发动本县革命力量,你只须听我的指派去重庆跟杨沧白他们联络,带去我的汇报,带回他们的指示。”“这件事情简单得很嘛,无非是跑路送信,一天跑个来回没问题。”“还有——你还要暗中联系你的同学,好朋友,时机成熟了,就去县政府逼杨逢时那个狗官交印。”

数日后的一天午后,吴兴志顶着烈日,途经璧山县城,青木关、歌乐山、沙坪坝到达重庆城区的炮台街(渝中区沧白路),按照吴咏南交待的联络地点和方式,把密信交到了石青阳手中。此时已经日暮天黑。离家时吴咏南给了他十个铜钱,本可到客栈住一夜后回家,因为他舍不得花钱,只用了两个铜钱买了几根竹篾火把条子照明,连夜赶回。在途中有人家之处倒也无甚可怕;走上歌乐山,翻越青岗坡,山高坡陡林密,四周仿佛就有无数鬼魅埋伏,偶有磷火飘飞,极像兽目,也像鬼眼。突然猫头鹰又发出几声凄厉的叫声……吴兴志打着火把,照着山间小路疾步而行,恐惧和劳累让他大汗淋漓。待他回到自家草屋前,村落中已响起了此起彼伏的鸡鸣。

 从此,吴兴志多次往来于璧山和重庆之间,传递革命消息。辛亥年农历十月初二,他再次到重庆见到了石青阳。得知重庆的同盟会已逼迫清政府的川东道台、重庆知府、巴县知事等官员交出政权,缴出官印,剪去发辫,成立了蜀军政府。张培爵任军政府都督,夏之时任副都督,通电全国,宣告独立,组织北伐军,推翻满清。吴兴志受蜀军政府指示,回璧山催促举义。

 同盟会员吴咏南见了指示信,立刻联络璧山县保甲局长,城镇总团保长,中学和高等小学的校长一致行动,在璧山起事,逼迫县知事杨逢时交出政权。他们以召开治安紧急会议为由,邀请杨逢时到保甲局开会,还说会后要发布告示,务必带上县府大印,以便在告示上盖章。在会上吴咏南介绍了重庆蜀军政府成立的消息,并且宣布:“璧山县各界人士响应军政府号召,脱离满清,县长杨逢时立刻交出大印,解散伪县政府,建立新的政权。”

杨逢时一听此话,干瘦老头的下巴直颤抖,振动着花白的胡子,一时间没回过神来。过了一会儿,他才大骂道:“吴咏南,你狗胆包天,造反啦?!我是朝庭命官,大清皇上的忠臣,绝不交出官印!”随即向他带来的两个差人发出命令:“把吴咏南拿下!”

差人一听,扑向前去。吴咏南厉声道:“谁敢拿我!如今是革命党的天下,重庆已经脱离满清,全国很多省份也宣告独立,小小一个璧山县能抵挡得了吗?你们滚回去!”差人被这几句话镇住了,一时间木然,继后退缩。

此时,保甲局长陈懋怊大喊一声:“学生炸弹队上!”

埋伏在门外的两队学生,三十余人,左手提木棍,右手提着白布包的“炸弹”,冲进会场。中学队的队长名谢公鲁,高小队的队长是吴兴志。他们冲着两个差人一阵乱棒舞,打得二人抱头鼠窜而逃。

气急败坏的杨逢时,直跺脚,连声喊叫:“你们,你们……造反了哇?!”

陈懋怊说:“我们是造反了,你赶快交出大印!”

“不交,不交!”

陈懋怊又大喊一声:“炸弹队的,给我搜!”

杨逢时身着官服,头戴顶子缀着蓝色珠子的官帽,摆出官架子,故作威严地说:“谁敢动本官一根毫毛,就教你死无葬身之地!”

炸弹队的中学队长谢公鲁生得文静,大约是养成了敬上尊老的习惯,见了杨逢时那虚张声势的样子,行动犹豫起来。吴兴志个子虽不太高却也敦实,面对杨逢时的威胁,仍然坚定。吴咏南对他喊了一声:“吴兴志,搜杨逢时的身,缴他的印!”

杨逢时死死捂住藏在官服里的大印。吴兴志上前夺印,对他拳打脚踢,还用“炸弹”向他身上砸,痛得他像挨了打狗棒一般嚎叫。吴兴志怒骂道:“我用炸弹炸死你这狗官!”尽管如此,杨逢时仍旧不交印,另有几个学生一拥而上,反扭了他的双臂,才在他身上搜出官印。

“把他的辫子剪了!”吴咏南又一声命令。

吴兴志抽出挂在腰带上的大剪刀,扯着杨逢时猪尾巴似的花白发辫,喀嚓一声剪了下来,丢在地上。

杨逢时抱头痛哭:“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吴咏南,你、你、你、你,你反叛朝庭,伤害本官,残害忠良,你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啦!”

此前,革命造反的组织者和学生队,为了不暴露行动计划,都没剪辫子。剪了杨逢时的辫子后,他们便立刻剪下自己的,把几十条辫子丢在会议室地上。

到了十月初五,狮子乡赶场那天。吴兴志约了几个同学,手提大剪刀,站在场口,对那些赶场的人说:“重庆独立了,满清皇帝很快就要垮台了,我们汉人不留辫子了,大家来剪辫子哟!”有些年轻人看见这几个学生已剪成齐耳短发,煞是新鲜,便欣然同意,其他人见了也逐渐同意剪辫子了。

狮子场的团保长王维周,站在不远处观望吴兴志等人剪辫子时,对其他赶场的人说:“那个领头的学生叫吴兴志,是吴咏南的兄弟。吴家出了两个孽障,带头造反,该当满门抄斩,诛灭九族!”

王维周的话像长了翅膀,“吴家造反该杀满门”的谣言,一时间传遍了整个狮子场。吴家族亲听了很惊恐。吴咏南回到乡下解释说:“满清王朝一定垮台,革命一定胜利!我们有啥可怕的?”众人这才放下心来。

为璧山脱离满清统治而革命造反的吴兴志,没获得当时舆论的任何褒扬,他也心无个人企求,仍旧回到乡下放牛割草、种庄稼、挑棉花。偶尔有人好奇地问他:“吴老五,听说你有炸弹呀?”他便神秘地一笑,说道:“我有,多得很哦!在河滩上去捡嘛,鹅卵石到处都有。”                             

                                                                                                            2011.4.26.

     先辈轶闻——《璧山县辛亥夺印记》 - shui mo hua - shuimohua欢迎你,来访的朋友!后记:

 吴克雄(1893-1981)重庆市政府参事  民革成员 辛亥革命后考入蜀军将校学堂,从此正式参加民主革命 。后反袁反蒋, 追随革命, 直至新中国成立。《成都战役中的重庆老兵》有一段他的人生经历反映,这篇纪实轶闻,也是他青年时代的真实事迹。为纪念辛亥革命百年,写出这段历史,是为了让人们了解社会的进步都有个艰难历程,创造历史也不是一个阶级一个政党所为,振兴中华更是全民族的使命。

百度搜索《吴克雄》:

吴克雄(1893--1981)中将。四川巴县人。四川陆军军官学堂第3期毕业。1927年任国民革命军第28军第2混成旅参谋长,1930年任四川省广汉县县长,1935年任四川省第5区保安副司令,抗战期间曾任第29集团军总部少将高参,1949年任第16兵团中将高参,同年12月20日在四川什邡参加起义。后任重庆市人民委员会参事。
 

  评论这张
 
阅读(35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